Mola._.

Mola Mola

放三張速報!
正片會在15號放上來唷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@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 - Pocky

時間線是兩人的學生時代.
只是小段子,希望不嫌棄.
OOC大概還是有的,請諒_(´ཀ`」 ∠)_

=-=-=

暑假的第一個早上,她趁著她的室友都回家渡假,毫不猶豫的帶著郵購的影碟、最喜歡的玩偶,還有一大堆零嘴,佔領她的房間。

眨著貓咪般的赤瞳,整個人窩在沙發裡,隨手拿起散落在茶几桌上的零嘴開吃。

「Chariot⋯妳不是說要減肥嗎?」

放下兩個沖泡了熱可可的馬克杯,她望著仍穿著校服、正像倉鼠般吃著pocky的學妹,感到好氣又好笑。

不知道何時開始習慣了對方的存在,雖說是朋友,她卻總覺得她比較像妹妹。

或是更親暱的關係。

只見她嘴巴一扁,卻沒有停下嘴巴的動作,沒多久便吃光一整包,然後,開吃另一包。

實在看不下去,她一手搶去那被吃掉半包的pocky,舉高,讓她搆不著。

「Croix!妳人最好了…」

沒法子奪回零嘴,只好轉用別的方法,求饒了。

「不行,除非妳先做好功課吧?」

「今天才是暑假的第一天,誰會做好功課。」

「我昨晚已經做完了。」

毫不留情的打擊對方,然後她坐在她身邊,安安靜靜咬起pocky來。

其實她並不是特別喜歡吃零嘴,可是每次碰面她也會捧來一大堆吃不完的零食,基於不浪費食物的原則,只好默默吃掉剩下的,漸漸也變得可以接受。

「嗚嗚⋯Croix不要吃光我的pocky啊。」

頂著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,拿出和字典差不多厚重的暑假作業,弱弱的偷望又吃掉一根pocky的她。

「真是的⋯我才不會吃光⋯啊。」

才將手中的pocky叼著,她就發現零食袋子已經空空如也,茶几上也沒有同樣的零嘴。

抱歉的望向她,卻見她呶起嘴巴湊近,快速地往pocky的另一端咬起來。

咔—咔—咔—咔—咔—

帶點巧克力味道的軟唇印上來,她的臉近得教人無視忽視那淡淡的緋紅,在這以前,她從不知道吃零嘴也會醉人。

不然,現在的自己又怎可能心跳加速,有點暈呼呼又掩不住高興呢?


=-=-=
隔了很久時間沒回來.
工作忙得有靈感也沒有體力去寫⋯
明天是Mola期待已久的Croix生日喔,和小伙伴特地拍了生日賀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明天見囉!!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組
是演出前的秘密時間啊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先放兩張,看看遲些時間能不能放其他(*/ω\*)

【Re:CREATORS】Alice x Mamika - 給妳花般笑容

OOC有.
22集後結局衍生

=-=-=

「總算⋯能再見到愛麗絲了。」

少女綻出花般的笑容,將手中的花朵獻給眼前拿著針般大劍、身穿盔甲的騎士。

『消除室FES』中被阿爾泰爾使用能力『因果轉變』而重傷退場的她,只記得自身沉入一片黑暗之中,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身處這片森林了。

然後,再次遇上一直想要再見面的她。

煌樹茉美香。

在眾神的世界,早已退場的她如今完好無缺的站在她面前,即使可能並不是同一『人』,卻也無法阻止她心中的悸動。

「不過愛麗絲應該不認識我吧…」

她露出有點失望又腼腆的表情,如此熟悉溫柔、每一夜都在期盼的聲音,如今一聲一聲的叫喚著她的名字。

「…茉美香。」

隨著說話,她走上前將對方擁入懷裡,如此溫暖的觸感告訴她,這並不是夢。

「誒?真、真的是愛麗絲嗎?」

懷裡嬌小的盟友努力抬起頭,清澄的粉色眼眸映照出她的身影,一如既往的溫柔。

「嗯。」

明明內心有很多、很多話想要告訴她,可是能說出口的卻只有一個單音。

連句子也算不上。

對如此不坦承的自己感到失望,她輕輕放開了對方。

「沒想到能夠再次見到愛麗絲」遞出鮮花的手未曾收回,她輕輕牽起她的手,將花放進去讓她握住「這一定是『神』的旨意。」

「這也許只是他們的『故事』,卻也是我們的『真實』」她頓一頓,勾出淡淡的笑容「花很漂亮,是叫甚麼名字?」

「是!這種花是叫波斯菊,花語是少女的真心、清淨、高潔…」

察覺到自己又在自顧自的說話,她馬上捂住嘴巴,不好意思的回望那個正在把玩手中花朵的她。

「所以…這裡是茉美香的世界?」

「是喔!我也很意外愛麗絲會突然出現了。」

她驀然靠近她,粉嫩的臉頰跟手中的花是如此相襯,忍不住將手中的花插到那粉色的頭髮上去。

「果然還是跟茉美香比較合。」

看著她的臉頰迅速染上比花更紅的緋色,忽爾感謝阿爾泰爾令她們相遇,即使最後她們只能成為敵人,彼此刀刃相向。

讓過去的事情過去,她一定不會希望自己對阿爾泰爾仍抱有恨意。

「對了…愛麗絲既然來到了…」弱弱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沉思,眼前比自己年小的盟友滿臉期待「要不要用妳雙眼看看我的世界?」

不忍心給她的熱情澆冷水,一邊撫上她的頭一邊答應,畢竟,她也想親眼看看、體驗,如此重要的盟友的成長地方。

於是她們來到她的家,卸下那身盔甲之後,她拿出家人的白色襯衣和米色長裙給她換上,意外地相當合適,宛如鄰家大姐姐似的。

「愛麗絲很適合這種打扮!」

換下魔法少女裝束,少女穿上白色貓咪連身裙,一直繞著她打轉,不時拿出有拍照功能、名為手機的機械,給她拍照。

「非常感謝茉美香的家人願意借出衣服。」

相當拘謹有禮的向她致謝,少女慌忙揮手說不用道謝,可愛得很。

「茉美香的世界,連空氣也帶點甜味。」

肩並肩的走著,聽著她介紹這裡是她就讀的學校、那裡是她經常去的餐廳,每一個地方對她都是如此新鮮又美好。

「這一切都要感謝『神』創造出這樣的世界。」

她走在她面前輕輕轉圈,拉下貓耳帽子,毫不吝嗇地笑著,比鮮花更加綺麗。

「⋯⋯我也許⋯⋯」

幾不可聞的輕語,她看著少女逐漸走遠,溫柔又堅強的身影,壓抑了心裡莫名的悸動。

『⋯⋯我也許想要成為和妳一樣⋯⋯』

而已她只能是她,《緋色的愛麗絲特莉婭》的主角——愛麗絲特莉婭·菲布拉里。

正因為是兩種人,才會互相吸引。

「愛麗絲,我帶妳去一個地方好嗎?」

興沖沖的走到她跟前,她二說不說牽起手拉著自己往前跑,走過大街小巷,穿過被稱為「商場」的玻璃大門,去到一個名為「遊樂場中心」的地方才停下來。

「茉美香?這裡是⋯⋯?」

看著三五成群的,全都比她年輕的人們在各種方型的機械前聚集,不由得感到自己格格不入。

「愛麗絲,這裡這裡!」

她逕自走到一台機械前,然後向她招手,不明所以的湊過去,剛好看到她拿出這個世界的貨幣。

「我們來拍大頭貼好嗎?」

聽從她的說話,一直緊張的望著鏡頭,方型的機械裡閃出數次白光,然後掉下兩張印有她們樣子的紙片。

她望著紙片扁了嘴巴,一副失望的樣子。

『難道自己做得不對嗎?』

不其然陷入沉思中之。

「愛麗絲,拜託一下,笑一下好嗎?」

伸出手指輕戳她的臉頰,深信這次的重遇是一個奇蹟,即使只是某些人的『故事』也好,也是她和她『真實』的記憶。

所以,希望她能綻出比花、比太陽還要燦爛的笑容。

「愛麗絲笑的話,一定會很好看喔!」

她如此拜託著她,帶點懇求的意味,教人無法拒絕。

「這樣的機會,或許不會再有第二次。」

不要露出那麼悲傷的笑容嘛⋯⋯

「或許別人會忘記我們的『故事』,可是我不會忘記愛麗絲的。」

我也,一定不會忘了茉美香的!

「所以笑一個好嗎?給我留一個記念——」

幾近本能的伸出手拉她入懷裡,明明她是如此嬌小,靈魂卻比任何人還要巨大。

比任何人還要吸引。

猶記起仍在眾神的世界時,在同樣湛藍的天空下,她的告白。

小小的、柔柔的,卻比蜜更甜的話語。

如此巨大的幸福感若轉化成表情的話,那,一定是笑靨如花。

「茉美香⋯我摯愛的盟友⋯⋯」

溫柔的挑起她的下巴,額頭輕輕相碰,看著她的臉染上淡淡的緋色,想必自己也是同樣羞紅了臉。

「我也最喜歡妳了。」


End.
=-=-=
所以我想看看她們再見面後的事情。
來笑一個吧,愛麗絲^ω^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 - 理髮

OOC有.
參照@大冰_hyouT 的雙C短漫產物,Croix受好可愛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=-=-=

沒有早課的星期三,快到正午時份她才揉著雙眼、打著呵欠,離開舒服的床舖,讓魔偶更換床單和整理凌亂的被子枕頭。

梳洗時看著鏡中的自己,輕輕拈起長至鼻尖的頭髮。

『好像長得太長了…要稍微修剪吧?』

想著今晚要抽一點時間給自己剪頭髮時,她瞄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,差不多到午餐時間,得加快腳步了,不然學校餐廳的好位子也沒了。

再打量一下有點遮蔽視視的頭髮,把心一橫,拿起紅色的夾子將前髮往頭頂一夾,換好衣服、拿起教學用的智能手機便出門了。

來到學校餐廳,學生們紛紛繞著她身邊打轉,對於她的新髮型感到好奇。

「因為前髮有點長,過幾天就會去剪頭髮了。」

一臉和藹可親的笑著,她捧著餐點婉拒了學生的邀請,悠悠走到早已佔好窗邊位置的她旁邊,坐下。

「怎麼把頭髮夾起來了?」

她看著,莫名其妙覺得很有趣、新鮮,一直帥氣清爽示人的Croix老師竟然會用上這種看上去有點土的髮型。

「因為前髮太長了,會遮蔽視線看不到溫柔的Ursula老師。」

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,仍然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望著眼前人臉頰漸漸染上紅霞。

「我來幫Croix剪頭髮吧?」

別開臉以避開對方戲謔的視線,小小的提議。

「誒?那…不太好吧?」

她可沒忘記上次有人說要給自己修剪前髮,結果不小心剪太多變成妹妹頭,直至頭髮長回來之前她在學生面前一直戴著那頂可笑的巫師帽,不肯脫下來。

「上、上次只是一時失手!給Croix剪頭髮的話,我會很專心的!」

知道戀人心裡想的是甚麼,急忙解釋起來,她要證明自己並不是那麼笨拙的。

「……好吧。」

拗不過她的請求,她想,就算被剪壞了,靠著定型噴霧和髮膠應該還能搶救回來的…

「那麼今晚,我來新月之塔找你吧。」

「那就麻煩Chariot。」

彼此相視而笑,甚有默契的一起起身將餐盤捧回回收處,然後各自前往上課課室。

帶齊剪髮裝備和換上方便作業的上衣,她緩緩推開新月之塔的大門,沿著樓梯拾級而上;她看著巨大螢幕映照出她笑容滿滿的臉,不由得緊張起來。

「應該沒問題的吧⋯」

喃喃自語,她關掉螢幕,轉身準備迎接她的理髮師。

『若然剪壞了,那就在頭髮長出來前都告假吧!』

這樣想著,她拉開房間大門,剛好看到她正想要叩門的樣子。

「Croix!」

一如往常給對方一個大擁抱,她窩在戀人的懷裡輕蹭,耳朵貼著她的心房,傾聽熟悉的心跳聲。

「嗯⋯Croix很緊張嗎?心跳有點快呢」如貓般的赤瞳一眨一眨,佯裝生氣的扁了嘴巴「是擔心我會剪壞妳的頭髮嗎?」

「怎麼可能呢?我們快點準備吧!」

打哈哈地把話題轉開,她披上剪髮時防止碎髮沾在衣服上的斗篷,然後坐在小圓椅上。

她拿出理髮用剪刀,笑瞇瞇的替她兩邊鬢髮夾好,看到有點僵硬的肩膀,柔柔的按摩著。

「放鬆一點,Croix要相信我唷!」

站在戀人身後,一邊輕哼不知名的歌曲,一邊拿起那揖過長的前髮,拉向後逐少逐少的修剪著。

喀嚓喀嚓喀嚓喀嚓——

每聽到一聲也忍不住輕顫一下,十年以來一直是自己給自己剪頭髮,如今卻由戀人操刀上陣,總覺得有點緊張。

驀然,腦後感到一團軟綿綿的觸感,宛如夢一般,該不會……?

意識到戀人的胸正緊貼著自己的後腦,原先有點緊張的心情變得更嚴重,止不了心跳加快,連臉頰、耳朵都發燙起來。

察覺到她莫名奇妙在害羞起來,那紅通通的耳朵就像草莓那樣引誘著她,令人忍不住產生想要惡作劇的心情。

「先歇一下,我去喝點水。」

逕自放下手上作業,她悠然自在的走到冰箱,倒出一杯冷水,加上冰塊,邊呷幾口邊走回去。

她低下頭雙手掩著臉,仍然遮不了那蔓延至頸的緋色;難得看到成長後的戀人一臉嬌羞,她忍不住偷笑了。

「Croix,要繼續剪了」喝一口水,偷偷將冰塊含在嘴裡「快點閉上眼。」

不疑有詐的閉上雙眼,她試著坐直身體卻仍是一臉緊張害羞,於是——

她的唇涼涼的,柔柔疊上她的唇,半哄半騙似入侵著;熾熱的舌尖追逐著另一個同樣火熱的靈魂,嘴裡的冰塊也無法使其降溫,反而加速了融化,被雙人加以略奪。

如此閃亮、如此熱情,這才是她的Shiny Chariot.

這才是她的Chariot du Nord.

直至缺氧才依依不捨的分開,牽出的銀線在斷開以後她先吐出舌舔掉,還惡劣的再劃過她的唇。

肺活量比不上戀人的她,一整個軟下來弱弱的盯著她,一雙綠眸水靈靈的,似是邀請似是責備。

「還要剪嗎?」

「⋯⋯去床上剪吧。」

看著戀人害羞得別開臉,她忽爾覺得自己苦練剪髮技術也是值得的。


End.
=-=-=
第一次試著按短漫來寫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希望不會令大家失望!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 - Hana.〈Day.3 雞蛋花〉

OOC有
設定:攝影師Croix x 花店老闆Chariot
只為滿足自己腦洞的產物

=-=-=

〈Day.3 雞蛋花〉

鈴鈴鈴鈴鈴鈴……

將手提電話的響鬧設定關掉,她按著睡眠不足有點疼痛的腦袋,自沙發爬起來。

她又在工作室的沙發上睡著了…

她的家和工作室的距離並不算遠,可是有時候專注工作的話就會不想回家,所以在工作室也有沐浴設備方便她可以適時泡澡放鬆。

即使還沒有使用過。

稍作梳洗以後,她望著茶几上四、五個空泡麵杯,想不起自己昨天有吃得那麼多,可是打開櫃子一看,內裡空空如也,她也不得不正視早餐怎麼辨這個問題。

找出備用的乾淨衣服出來替換,仍然是深灰色恤衫和黑色長褲,配上米色長外套,一樣的衣服她有好幾套,因為方便打理。

站在工作室門口旁的鏡子前整理儀容,戴上紳士帽,拿起錢包還有智能手機便出門去,星期日的早上八時十五分,街道上的行人仍然很少。

她一邊走一邊想著要到哪裡吃早餐的時候,不經意向馬路對面一瞥,那間花店,剛好看到準備開業的女老闆和一堆剛剛送抵的鮮花。

正打算收回視線,卻在這一秒彼此目光對上了。

她綻著花般笑顔,向著相隔一條馬路的她大大揮手,率真得宛如孩子。

她也禮貌地笑著點頭,然後,繼續自己的路。

她們之間並沒有很熟絡,也沒有熟絡的理由。

僅是君子之交就足夠了。

現在的她是這樣想。

在連鎖品牌的咖啡廳吃過早餐,她拿著外帶回去工作室的咖啡,踏出餐廳的大門。

走在回程的路上,她想著順道到超市一趟補充工作室的泡麵,還有要添加一些飲料,再買數本雜誌⋯⋯

碰!

沒注意到腳邊的雜物有點多,不小心被絆倒失去平衡摔倒時,被身邊的人一把拉住,隨著一陣幽香,她意識到自己被人扶抱住。

「不好意思!我的東西太多了…」Hana.的老闆露出困擾的笑容,看到她安全以後,輕輕放開手「剛好今天工讀生有事告假。」

她點頭表示明白,目光卻落在她身後的鮮花上,數量和她去吃早餐之前相差無幾。

「要幫忙嗎?…不對,我來幫忙吧。」

這是她第二次的心血來潮,也是第一次對同一個人興起第二次心血來潮。

二話不說將手上的咖啡丟進垃圾桶裡,她拿下帽子後把手袖捲起來,清爽又帥氣的笑了。

「可是…」

「沒有可是喔。」

手指抵上對方柔軟的唇瓣阻止她說下去,轉身,抱起兩大捆花束走進店裡。

突如其來的親密接觸教她愣住,呆呆看著對方背影消失,同時臉頰、頸後和耳朵像被火燒似的發燙。

深呼吸也無法平靜下來,一手按住心房一手撫上紅通通的臉蛋,她從沒想到自己會因為對方一舉一動而心跳加速。

明明連朋友也算不上。

在第一次見面之前已經一直憧憬著她,只因一次看到雜誌對她的專訪,被那側面深深吸引了。

為何世上會有如此溫柔笑容的人。

在那之後,她買了很多與她有關的雜誌,不論是負責攝影項目或是訪問,全都一一剪下來,加以整理收藏。

明明已經不是會對人一見鍾情的年紀,卻止不住自己對這個人泥足深陷的迷戀。

結果在第一次見面時,按捺不住想要和對方親近的心情,唐突地湊近對方卻反被調戲回來。

那朵她親自遞給她的紅鬱金香如今被製成乾花放入相架,掛在店舖內部的牆上。

打從心底戀上。

她輕拍自己的臉頰,試圖令自己清醒一點,至少,不希望給對方留下半點壞印象。

她將兩大捆鮮花放到長木桌去,偷瞄向大門,發現對方沒有進來的意思,不由得鬆一口氣。

然後,害羞得整個人蹲下來將臉埋在手掌心。

並沒有特別想要調戲對方的意思,可是,只要想到那張臉染上羞澀的緋色,大腦自然驅使身體這樣做。

僅僅,想對她一人這樣做。

而她並不是一個會相信一見鍾情的人。

站起來深呼吸一口,剛好瞄到她也抱住兩大捆鮮花,腳步不穩的走進來,嚇得她衝上前搶過來。

「Chariot小姐,這點粗重工夫就留給我好嗎?」

「可是⋯要是Croix小姐的手受傷了,就不能拍攝了。」

「若是Chariot小姐的手受傷的話,我也吃不到那種美味的蛋糕了。」

同樣將兩捆鮮花放到木桌上去,她轉身對上她的目光,由衷讚賞上次收到的蛋糕。

「才沒有Croix小姐說得那麼誇張」小聲的反駁著對方,有點困擾又害羞地移開視線「東西都已經搬進店裏,真的非常感謝Croix小姐的幫忙。」

她挑眉,怎麼突然有點生份起來?

「⋯⋯Chariot小姐該不會是想這樣打發我吧?」

「誒?…但是…」她環看四周,除了花之外,仍然只有花「我只有花呢…如果Croix小姐不嫌棄的話…」

「只有那樣不夠吧?」她佯裝不滿意的皺眉,盯著對方為此感到困惑而暗地偷笑「至少應該請我吃中餐抵掉?」

「可、可以嗎?」

「那麼…星期五晚上七時正,我來接妳好嗎?」她拿起木桌上、一朵散下來的雞蛋花,輕輕插入那緋色的長髮之中,定在耳際「未知Chariot小姐是否賞面?」

「花店的閉門時間…」

「那天早一點收工,當是為了我。」

幾乎被那無害的笑容暈眩了目光,她別開紅得像顆草莓、一直在發燙的臉頰,微微點頭。

她看著,忽爾之間覺得和人接觸、交個朋友也不錯。

對象是她的話。


TBC.
=-=-=
原先想更新雙生樹,不過有點地方還未修好_(´ཀ`」 ∠)_
而且最近都在寫甜的,有點調不過來~
下一篇是說好的短篇唷,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寫好放上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 - Maid.《Night》

OOC有.
Maid.的後續段子_(´ཀ`」 ∠)_
=-=-=

藉著靈脈當晚回到新月學園,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賴在天文塔不走,沒她法子,決定去泡澡洗去一身疲憊。

被熱水薰紅了臉頰,她穿上紅色運動裝,便拉開浴室的大門。

然後,看到穿著維多利亞時期女僕裝的她。

「歡迎回家,大小姐♥」

優雅地行一個屈膝禮,她頂著賢淑的笑容,伸出手,示意她將手放上去。
引領對方到沙發坐下,接著,跨坐到她身上去。

「Croix?!」

「Coffee?Tea?」修長的手指宛如彈鋼琴似的,撫上變回緋色的長髮描出耳朵的輪廓,最後溫柔的挑起她的下巴「or Me?」

她被她的說話嚇得一愣,害羞連耳朵也紅起來,別開目光不敢正視對方。

居高臨下的看著戀人可愛的表情,按捺不住的欺身將對方壓在沙發上。

晚上現在才開始呢,Good Night.


End.
=-=-=
因為所以的段子!
好想看女僕Croix這樣吃掉大小姐Chariot_(´ཀ`」 ∠)_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 - Maid.

OOC大概是有,慎.
只為滿足腦洞的產物.

=-=-=

一時興起來到Akko的國家旅行,她們一個換上米色洋裝,一個穿上恤衫馬甲長褲,嚴如一對璧人。

踏著悠閒的步伐四處游走,下午三時多,終於想到還未吃午餐的二人站在一間粉紅色裝飾的餐廳前猶疑不決。

「所以要進去嗎?」

「不、不會太奇怪嗎?我們這種年紀……」

「只是吃飯而已,不要想太多。」

說著,溫柔牽起她的手,按下門鈴。

「歡迎回家,主人。」

穿著整齊可愛的粉色系女僕,一邊為她們拉開大門,一邊笑著歡迎她們進來。

下意識地抓緊戀人的手,裝作不經意偷瞄她的反應,竟是一臉贊賞的盯著女僕看。

『太過份了!』

立馬鬆開手,她扁著嘴巴逕自走到女僕安排的位置坐下,拿起餐單遮住自己的臉生悶氣。

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,忍不住愉快地笑了。

「主人有需要的話請搖動桌面的手鈴呼喚我們,也可以一起玩遊戲喔。」

女僕稍微介紹招牌菜和注意事項後,留下一個可愛的笑容便退開了。

「果然很可愛呢。」

托著下巴,她收回一直落在女僕身上的目光,意有所指的說著。

「哦。」

任誰也聽得出戀人正在生氣,她卻不說穿,只是笑容越來越燦爛。

點餐後,她離開座位找來女僕長低語數句,當中不乏低頭請求之意,看得她鼓起腮幫子了。

「等待上菜的時候,我們來玩遊戲吧?」

「才不跟Croix玩!」

「那麼我跟可愛~的女僕妹妹玩吧。」

「……Croix絕對會輸給我的!」

「那我得好好想想要怎樣懲罰Chariot了。」

「不要這樣子,我來和兩位主人一起玩吧。」

剛剛那位女僕長拿著一副撲克牌加入她們,於是三個人就開始玩起抽鬼牌,毫無怨念的讓生悶氣的戀人輸掉了。

「要罰甚麼好呢?」

手指繞起那頭用魔法掩飾的藍色長髮把玩,綠眸閃過一絲不懷好意。

「Chariot,去換上女僕裝吧?」

故意壓下聲線在她耳邊低語,不出所料看到她臉紅害羞的樣子,同時在身後拿出剛剛跟女僕長借回來的黑色女僕裝遞上去。

「尺寸大概有點小,不過應該沒問題的。主人要加油喔。」

「我、我才沒有說過要穿吧?」

「願賭服輸呢,Ursula老師。」

她臉上的笑意、更深。

半推半就下借用了女僕長的休息室換上懲罰的黑色女僕裝,她看著鏡子中映照的自己,羞紅了臉蛋。

「Chariot,再不出來我就要開門了喔。」

看到戀人已經在休息室待了差不多三十分鐘,忍不住走到門前問道。

驀然拉開木門,她一手按著胸口一手拉著裙擺,甚是別扭地走出來。

有點小的白色花邊恤衫幾乎被戀人的胸部迫得扣不上衣鈕,黑色馬甲勾勒出纖腰幾乎可以一手抱住,點綴了黑白蕾絲的裙擺略嫌太短,配上黑色吊帶襪卻另有一番煽情。

即使別開臉仍能看到她臉上的緋色,眼鏡之下的赤瞳水汪汪的像是要哭出來的樣子,她費了勁才忍住將她抱入懷裡疼惜的衝動。

「Chariot小姐穿得很好看呢。那麼,我們一起為Croix主人的蛋包飯施魔法吧。」

「誒誒?!不、不是只是換上嗎?」

「作為一名優秀的女僕,當然要好好服侍主人才算合格吧!」

臉上寫著不可違抗的女僕長綻出親切笑容,手把手教導連耳朵也紅起來的戀人。

「那麼,要加油喔!Chariot小姐。」

女僕長輕拍肩為自己打氣加油,然後留下一臉慌張的她。

她仍舊托著腮、一臉期待的笑著。

「⋯⋯我、我來為主人⋯⋯主人的蛋包飯施展美味魔法的。」

她一臉害羞又認真的唸著剛才女僕長教導的台詞,她聽到後忍不住噗哧笑起來。

「Croix!」

「抱歉抱歉⋯嗯,那就麻煩我的女僕小姐了。」

說著,她拿出智能手機打開錄影功能,把鏡頭對準她。

「可以開始了。」

「⋯⋯⋯⋯」

「⋯⋯」

「⋯⋯變好吃吧、變好吃吧。LOVE LOVE,Cute♥」

她閉上眼紅著臉卻非常認真唸著所謂的魔法,最後比出心型手勢伸到戀人的蛋包飯上去。

「嗯,一定會變得很好吃呢。」

畢竟是她專屬的女僕小姐所施展的魔法。


End.
=-=-=
今早突然想到的題目
原先只是想寫段子,結果就停不下來了_(´ཀ`」 ∠)_
寫完之後Mola也在想要不要和小伙伴cos這個🙈

【小魔女學園】雙C - Hana.〈Day.2 梔子花〉

OOC有
設定:攝影師Croix x 花店老闆Chariot
只為滿足自己腦洞的產物


=-=-=

那只是一個心血來潮的舉動,並沒有任何實際意義。

至少,對她而言應當如此。

那天完成攝影工作之後,她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收拾東西,看著那兩束紅鬱金香,她僅僅帶走了其中一枝,便讓人丟到垃圾桶去,獨自踏上回家的路。

翌日早上,她一身輕裝的前往自家工作室。

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,看著別人成雙成對,或是三五知己的一起走著,下意識的加緊腳步。

她不是討厭人,僅僅只是不喜歡和別人打交道。

人的心思太過複雜,即使嘴巴說著不介意,可能內心非常討厭。

不經不覺走到工作室附近的街道,空氣中傳來淡淡的花香,總是低下頭走路的她也禁不住好奇抬起頭。

那是一家新開業的花店。

看著那個熟識的店名,想起那個綺麗的笑容,不自覺勾起很淺、很淺的笑容。

花香來自店門前的白色小花,清新優雅,給人夏天的感覺。

她看著店內仍然亮著燈,猶疑著要不要買下那些白色小花,畢竟她並不討厭花。

「小姐是不是想要買花的?」

看來她在店門前待久了,店員忍不住打開店門問道。

「……好香。」

店內滿是蛋糕的香氣,隨著空氣流通自店內溢出來,和花香混在一起又不會不協調,吸引了路人的注意力,連她也不例外。

「因為我們的店長在烤蛋糕呢,小姐是不是要買花?」

微笑解釋著蛋糕香氣的來源,店員保持著笑容,再一次問她是不是要買花。

「……請幫我包起這些白花,我全部要下了。」

「謝謝小姐,請跟我進來稍等一下。」

店員二話不說捧起白色小花便往店內走回,她遲疑一下也踏進這間店。

店內以木色為主,更能突出放在兩旁的鮮花,中間位置放了一張長木桌和數張木椅,配合那香甜的蛋糕香氣和花香,說這是治療系的餐廳也不為過。

店員將白花放上木桌,示意她坐下之後,便轉身走到木桌後面的小櫃檯去。

「不好意思呢,我剛好在烤蛋糕,請您稍等一下…」

熟識的溫柔聲音響起,她的目光自桌上的小盆栽轉到櫃檯,剛好對上她的視線,看到她有點驚訝的樣子。

原來櫃檯後方有一扇暗門,可以通往店舖的內部,看來店員剛剛就是去找她呢。

「不要緊,我不趕時間的。」

「原來是Croix小姐,妳稍等一下,我馬上將花打包好。」

說著,她利落的拿出花紙還有剪刀,快速又毫不馬虎地修剪白花的枯枝或是不需要的部分,細心的用花紙包起來,最後綁上緞帶。

而她看著她專注的工作著,忽爾勾起想要拍照的衝動,即使她不如模特兒般漂亮,戴著有點土的眼鏡,還綁著側辮子。

「完成了。Croix小姐看看這樣可以嗎…誒?!」

她將包好的花束遞過去,伴隨著真摯的笑容,卻發現她正拿著相機向著自己,按下快門。

「不好意思,這是我的習慣。Chariot小姐專注工作的樣子很吸引」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說著,她伸手接過花束,然後拿出錢包「這個花束要多少錢?」

「誒啊…這個…要不Croix小姐請我吃午餐就抵上了?」

「真不巧,我待會還有工作。」

「即使工作也要好好吃午餐喔。」

她不死心的說著,微微扁了嘴巴,就像小孩子那樣。

「嗯,Chariot小姐的說話我會好好記住」她自錢包拿出一張足夠買下三、四束這種花束的紙鈔,放在木桌上「既然Chariot小姐不說的話,我就擅自為這束花定下價錢了。」

「這也太多了?!請等我一下,馬上給妳找零。」

「不必了,我說它值得這個價錢。」

「可是…啊…請等我一下!」

她拋下這一句轉身跑回櫃檯溜進暗門去,幾分鍾後再傳來急速的腳步聲往這邊走。

「抱、抱歉讓妳久等了…啊啊?!痛…」

她捧著一個粉色的紙盒跑來,慌張得不小心把自己絆倒,雙手卻一直把紙盒拿得穩穩,沒有半點破損。

「哎啊哎啊…真不好意思呢…這個,請Croix小姐收下吧。」

不好意思的快速站起來,她顧不上自己摔得凌亂的髮型或是沾上灰塵的衣服,首先向她遞出紙盒,;她看著那個紙盒,大約猜想到內容物是甚麼,伸出手接過盒子。

「謝謝妳,一定很好吃呢。」

「是我的自信作品唷!」

她自信滿滿的說著,然後為她引路,拉開店舖的大門。

「歡迎妳下次再來喔,Croix小姐。」

「…嗯…是呢」她揚起手中的花束「我還未請教這到底是甚麼花。」

她聽到她的提問,嘴角勾出很漂亮的笑容。

「那是梔子花唷。」

「花語是?」

「花語是等待…呢。」

她遲疑了一下,決定以笑容帶過,『等待愛情』這個意思,她若是有心的話,總會知道呢。


=-=-=
不知道這篇夠不夠甜呢_(´ཀ`」 ∠)_
Mola想要寫更多更甜的呢!